施罗德投资张兰:个人养老投资是补充养老金缺口的关键解决方案

施罗德投资张兰:个人养老投资是补充养老金缺口的关键解决方案

施罗德投资张兰:个人养老投资是补充养老金缺口的关键解决方案
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兰
  近期以来,“延迟退休”成为社会热议话题。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延迟退休已板上钉钉,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已明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对于个人而言,延迟退休意味着将有更多的时间为养老生活做准备,那么养老规划具体该怎么做?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兰表示,在人口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二支柱补充养老保险、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的崛起将是大势所趋。投资者不妨善用投资理财方式尽早规划个人养老,通过动态多元的资产配置为养老未雨绸缪。
  老龄化加剧 个人养老投资将成养老发展主力
  张兰分析称,根据联合国2019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预计到2050年时,我国老龄化程度(全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将超过20%,到2060年时这一占比还将上升至30%,而这无疑将对养老保障体系造成较大压力。目前来看,我国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一支柱独大”,而第二支柱补充养老保险、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占比较低。我国第一支柱养老金替代率已从70%降至45%,低于国际劳工组织划定的55%的警戒线,养老保障水平和实际需求存在较大差距。
  观察目前国内的养老现状,传统养老方式似乎越来越难以奏效。目前我国出生率持续降低,2019年我国的出生率仅为10%,是自1949年以来的最低值。同时随着人口平均寿命增长,需要依托庞大人口红利、高额税收制度来支撑的第一支柱或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养老需求。
  在这种背景下,发展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在强化整体养老保障体系的长期可持续性,弥补个人养老金替代率缺口方面任重而道远。同时参考人口较多的国家经验,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同样依赖第二、三支柱作为养老金的主体,我国未来也需将着力推动第二、第三支柱的发展,并在养老金管理方面引入竞争和相对较高的灵活度。
  施罗德投资集团在最新的“2020年全球投资者报告–养老研究主题”中了解到,目前在养老储蓄层面,受访的中国内地投资者会愿意将现有收入的16.7%作为退休用途,虽较2019年的13.9% 有所增加,但仍然有43%的人担心储蓄积累不足以支撑其养老所需。因此,包括施罗德投资在内的专业投资机构需要合力加大普教的范围和力度,协同助力养老保障体系发展。
  安全性与增长并重 养老投资需灵活多元配置
  张兰表示,通过投资理财有望帮助个人更好准备“养老本”,但目前投资者也存在着三大养老投资误区。第一是过度追求安全性。由于养老投资的特殊性,投资者往往会更看重安全性,并将资产主要配置在债券等固收类资产上,但最终导致收益不理想,牺牲了投资收益的增长。第二是无法长期坚持。面临市场波动时,投资者出于恐惧心理往往倾向于规避风险,根据施罗德的“全球投资者研究”,在今年2、3月因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市场大幅波动期间, 有47%的中国投资者将大部分资产转移到了低风险资产上,这也导致后续错失反弹机会。养老投资是一项长期投资,需要投资者将目光放长远,在市场波动中耐心坚持以获得更优的养老投资回报。第三是从众心理。在进行养老投资时,人们存在盲从的羊群效应。养老投资其实是一项个性化的投资行为,需要结合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养老投资目标制定个性化的方案。
  针对这些误区,张兰建议投资者寻找专业投资管理机构,进行灵活多元的资产配置,以实现兼顾投资的安全性和成长性。目前,市场上已有包括保险系、银行系、基金系等不同风险收益特征、不同特色的养老投资理财产品,而施罗德投资集团长期以来以多元资产投资见长,这十分契合个人的养老投资需求。在多年来的多元资产投资过程中,施罗德以风险溢价驱动,以结果为导向,能够为投资者提供符合其投资目标、风险承受能力的养老投资解决方案,也能凭借专业投研优势,为投资者充分把握不同资产的动态机会,创造良好的长期养老投资回报。
  事实上,施罗德投资集团在养老投资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及显著的优势,是名副其实的养老投资专家。一方面,施罗德始终都将养老金投资视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1947年就在英国拥有第一个养老金投资账户,2019年底时全公司管理养老金规模已超1800亿美元。另一方面,施罗德也持续关注着养老话题,积极从事全球养老金领域的研究,并与当地监管部门保持沟通。
  展望未来发展蓝图,伴随着国内收入水平的提高,国内投资者对投资理财、养老投资需求也随之增长。张兰坦言,施罗德在中国仍将以资产管理为核心,同时也非常看好中国养老金市场广阔的发展空间,希望未来能够有机会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本土化的专业养老金投资管理服务。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